周江评:城市规划和交通规划的政治经济学

人已阅读 - - 作者: 周江评 0

前不久,我在一个会议上说了这样一段话:“城市规划和交通价值观的反映就是生产关系、社会关系,甚至它本身就是生产关系、社会关系。所以不理解价值观,不理解生产关系、社会关系,就不可能规划好、管理好我们的城市交通。” 很多人觉得有点新意。希望我多解释下。我的这段话,其实或多或少受到了当今世界上的社会学大家Manuel Castells的影响。是一种新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视角下的城市规划和交通规划观。EeL行之道

在Castells看来,不仅仅是城市规划、交通规划这样的活动,甚至是整个城市和区域系统,都是反映、乃至于本身就是生产关系、社会关系。他认为,当代的城市和区域系统,在资本的驱使下,其实是为劳动力再生产服务的,是为集体性消费服务的。他也还说过这样两段话:EeL行之道

空间的转变必须当作是社会结构转化的具体化。换言之,我们必须结合着所考虑的空间单元、结合着研究的要求看到,社会结构乃由根本性的社会过程构成,空间的转变其实乃社会结构的空间表达和具体化。(Castells, 1976:31)EeL行之道

…在具体的分析当中,(关注)城市规划和社会运动的区别并没有啥大的意义,因为规划也是一种阶级性、政治性的实践,社会运动、直接面对面的社会活动直接影响城市运行的内容和过程(除非有关运动、活动缺失或者不存在)。(Castells,1977: 276)EeL行之道

城市规划和交通规划都涉及到空间(粗略可以认为是土地使用)和空间的转变。因此,城市规划和交通规划除了可以我们经常使用的教科书如《城市规划原理》、《交通工程总论》等来解释,其实也可以用Castells上边的话来进一步解释。泛泛地说,如果城市、交通系统没有发生大的变化,那么可以认为社会结构尚处于相对稳定的状态。但是,如果我们利用城市规划、交通规划方案及其执行调整了空间,干预了空间,空间实现了转化,那么从一开始,或者是逐步地,我们的社会结构、社会关系也会发生变化。有更多的时候,我们并没有进行具体的城市规划、交通规划工作,社会结构、社会关系的演变本身也会带来空间的转换,也就是城市、交通系统的变化。因此,不结合本地实际了解以上情形和机制,可以说是不合格的城市规划、交通规划工作者。EeL行之道

举些例子来进一步说明。解放之后一直到1990年代初期,我国城市土地是不能招拍挂进行买卖、租赁的。任何单位如果需要土地,需要向国家进行申请,国家根据具体情况予以划拨。于是,当今我国城市社会中普遍存在的房地产中介,私人地产开发商,商业地产建设集团、私人住宅持有者、房地产咨询业者等等,当时应该说是基本没有的。换言之,当时的社会结构、社会关系、(空间)生产关系因为不存在招拍挂、土地买卖、租赁等活动,和今天有着显著地不同。实际上,当时国家控制着城市、交通系统有关的土地、投资、建设等等几乎一切,可以说相关事务国家包办,不存在今天多方参与决策和执行的情况。但是,自从我国允许城市土地进行使用权的买卖、租赁等,我国的社会结构、社会关系、生产关系就发生了巨变。随着这个巨变,我们的城市、交通系统其实无论有无具体的规划,都将发生变化。例如,私人开发商出现了,他们可以拿地,拿地之后,他们有很大的灵活性决定怎么开发,何时开发,决定开发出来的产品,主要面向哪些客户等等。在不少城市,私人开发商们建设出了很多封闭小区,他们把小区内道路作为只对小区居民开放的非公共产品。小区的居民也乐见这样的举措。因为这个,不少城市、交通系统其实渐渐发生了不小的变化。最明显地,可能就是城市里不少地方的毛细血管性质的公共道路日益缺少,部分民众出行需要绕着封闭的住宅大院。EeL行之道

2016年2月,中央出台了《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它很大程度也是针对这一情况的。这个文件指出的一个方向,就是有条件打开既有大院,向公众开放大院内部原来非公共道路;对于新建小区,不建议再搞成封闭的。对于这个文件,各种各样的意见其实都有不少。归根结底,这个文件要改变的其实不是道路空间本身,而是调整因为这个空间带来的、或者附着的各种社会结构、社会关系。从社会结构上讲,因为非国有(单位)住宅大院的出现,我国有了一批以前没有的人群,诸如私人住宅开发商、持有者、管理者和服务者。从社会关系上讲,这些人群和一般的出行大众、当地政府的关系,也是全新的。他们当中,有的也参与提供了住房、道路等基本的生产资料,有的是生产者,有的是资产所有者,有的是资产使用者。他们各自的利益、诉求也是不一样的。于是,对中央文件的看法,自然也有不同。这时候,如果再按照以往的思路和手段去规划、管理我们的城市(大院)和相关交通系统,显然是行不通的。回归到我会议上所说的那段话,其实就是一般化地归纳了城市规划、交通规划和有关价值观和社会结构、社会关系和生产关系的关系。上边的例子很好的就说明了,就算是封闭小区开放这样相对小的问题,也需要我们更深刻的认识和理解背后的生产关系、社会关系和相关参与者的价值观。换言之,城市规划、交通规划工作者,需要有一定的政治经济学的素养。否则,单独想靠逻辑分析和技术手段去解决城市、交通问题,只会事倍功半,甚至南辕北辙。EeL行之道

    微信公众号:MobilitySolu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