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使用权换拥堵费收益的公平性之辩

人已阅读 - - 作者: 杨涛 刘志 0

杨 涛刘志先生曾经多年担任世行交通专家,是我很尊敬的学长和朋友。但他的这篇文章观点我并不十分赞同。小汽车拥有和使用的公平性争议其实远非中国大陆独有,香港、新加坡等对小汽车实行严格管制的城市始终也有这样的争议。对于稀缺资源使用的分配和管制,没有绝对公平的方法。收取拥堵费,再反馈用于给公交、步行、自行车交通改善和交通管理设施与技术的改善,比所谓反馈给非拥堵区域的小汽车拥有和使用者,显然更加公平合理更加符合情理伦理。h8I行之道

刘 志谢谢评论。报纸篇幅有限,删了一些内容,现在读起来在公平问题上确实有先入之见的感觉。把拥堵收费用于公交、自行车和步行的做法,我并不反对。但目前的主要障碍是驾车族,为了尽早实现拥堵收费,我提出让他们私了的方法,而通过规划和公共财政改善公交等方式。最公平的做法,是把收费区公共道路通行能力在全市居民平分,然后把拥堵费分配给所有没在收费区用车的人。这种方法通过政府运作(公共财政),其实就是当今大家对拥堵收费的实施设想。但老百姓不买账。h8I行之道

杨 涛您的用心其实我是理解的。但您提出的视角、观点和做法,未必真能抹平私驾的欲壑。而实际对拥堵费发出很多质疑声的是比较感性的网民,还有是那种不管事非曲直,为质疑而质疑的不同政见者。这些民主国家可能更加普遍。我们缺少的是针对敏感公共政策拟议辨论和民主决策的制度设计与安排。此次国务院关于出租车改革创新的意见及网约车管理办法在经过全社会完全公开充分争论辩论后顺利出台,且获得各界普遍赞扬,是一次标志性的中国民主宪政成功实践。有了这个先例,拥堵费政策完全可以参照实践。h8I行之道

刘 志网约车这事,主要障碍在政府和常规出租车群体,其他使用者都已尝到甜头。拥堵收费牵涉到的群体更多更复杂。h8I行之道

杨 涛是的。但博弈的原因与过程有相似之处。h8I行之道

杨 涛您提出的建议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否能平息舆论和不同政见,还是有很大疑问的。以其如此,不如去更多提出如何让收来拥堵费更加公开透明,真正用于改善公交、步行、自行车和道路交通基础设施和交通管理设施与技术,让这样的制度更有正当性、公开性、公平性。h8I行之道

刘 志这里涉及到一个如何看待小汽车出行的问题。规划界倾向于负面看待小汽车。但许多市民并不这样看。我觉得公共政策应该建立在尊重选择的基础上,同时也要考虑可操作性。h8I行之道

杨 涛倒也不是。至少我个人一直持中立态度。只不过考虑到人的自利天性,小汽车相比公交、自行车、步行,具有难以企及的优势,同时又具有不可忽视的外部性劣势,因此,就必须以谁占用、谁享用、谁排放,谁买单的交易选择,对小汽车拥有和使用实行调控。以这样的交易所得,再回馈其他非占用者、享用者、排放者以及占用者、享用者、排放者本身。这种做法才是相对公平的。这个道理您在世行长期研究,比我明白的多。我们应该把这样的道理向公众説透。然后通过法定有序的民主程序,出台包括拥堵费在内相应政策,就能够符合公平正义原则,能够得到大多数理解和支持,但决不指望绝对多数的赞成和支持(既不可能也没有必要,民主国家的任何公共政策出台无不如此)。h8I行之道

刘 志我强调适度的公平和可操作性。从严格的经济学含义来讲,这是 first best vs second best 的选择。我同意通过民主过程决定选择那种方式。我还强调通过规划和财政直接支持改善公交、自行车和步行。h8I行之道

杨 涛是的。同意老兄判断。公共政策大多需要通过博弈和辩论,以民主的方式选择各方均可接受的(哪怕是勉强可接受的)妥协方案。谢谢刘兄指教!  h8I行之道

    微信公众号:MobilitySolu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