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视交通的空间组织作用,逐步推进空间关系重构(一)

人已阅读 - - 作者: 杨东援 李玮峰 0

目前我国的城市交通对策,尚未脱离“战略防御”阶段,尽管新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以及交通需求管理对策等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快速增长的交通压力,但是可持续发展态势还远未形成。ypd行之道

在此背景下,我们不得不思考城市交通如何摆脱“战略性被动”,寻求促成“战略性主动”态势的路径。对此,需要跳出交通看交通,将交通系统视为空间组织的重要手段,在城市群、都会区和城市内部等不同层次空间上打造不依赖小汽车,且提升地区活力的城市空间,在城市化和机动化进程中推动空间重构。这一战略任务既需要多个领域的协同,也需要相关价值理念从规划到设计乃至建设、管理的传递。ypd行之道

在这一新理念基础上,重新思考枢纽、通道和集疏系统的规划与设计,会产生对目标和工程概念新的理解。ypd行之道

1、对案例经验的深入思考——交通的空间组织功能【1】ypd行之道

美国纽约世贸交通中心真正的价值在何处?显然不是其标新立异的外形,也不是匪夷所思的空间感,而是其对PATH车站、富尔顿转运中心(Fulton Center)与Lower Manhattan地区的空间整合作用(参见图1、图2、图3)。ypd行之道

0.jpgypd行之道

图1 世贸交通枢纽枢纽系统建成后的接入ypd行之道

640.jpgypd行之道

图2 WTC Hub的空间整合ypd行之道

640.jpgypd行之道

图3 经由WTC Hub和Fulton Center整合形成的PATH-Subway一体化系统示意ypd行之道

这种整合关系即反映在解决一再受到诟病的PATH到下城后,仅仅服务于世贸中心及周边步行可达的少数区域问题,也加强了LowerManhattan大量就业岗位与新泽西州居住区域之间的联系,形成一种公交导向的空间联系关系(曼哈顿地区有75%从业者选择公交方式通勤)。ypd行之道

显然,这种空间整合并非独立的交通枢纽所能够承担,也不是简单地在枢纽增加联系周边地块的人行通道,而是枢纽、人行系统与轨道线路共同组成的交通系统,与相关地区的土地开发共同形成的作用。ypd行之道

我国的一些城市也在思考类似的问题,例如深圳市福田地区由一条高铁与7条地铁形成站点群(参见图4),与CBD功能地块间通过人行系统进行空间整合(参见图5)。ypd行之道

11.jpgypd行之道

图4 深圳市福田地区的站点群ypd行之道

1234.jpgypd行之道

这种通过交通系统进行空间整合,形成不依赖于小汽车的城市空间关系,进一步配合“以人为本”的空间整治,具有实现一种可持续的“理想空间”重构的可能性。ypd行之道

2. 城市群究竟追求什么——企业网络与城市网络中的集聚空间ypd行之道

基于交通系统(特别是公交系统)的空间关系重构,绝非限于地块、片区级别,而是与城市群、都市圈等大尺度空间关系紧密关联。ypd行之道

城市群显然不是为了解决职住关系问题(那是另外一个空间概念——都市圈中需要考虑的问题之一),通勤圈亦非城市群交通系统的追求目标。城市群力图实现的是一种产业和服务空间组织目标,以在创新经济体系中发挥骨干性作用。ypd行之道

以《“美国2050”空间战略规划》为例,这是是美国第一个综合性的全国国土空间战略规划,由联邦政府提议,旨在研究和构建美国未来40-50年空间发展的基本框架,以应对21世纪面临的各种挑战。首要目标在于为美国识别和构建10个乃至更多的大都市圈,因为投资于大都市圈能够最大化提升美国的竞争力和给予社会人员更多的发展机遇,从而提升本国在全球经济中的竞争力和生活宜居水平。在此基础上,围绕10个大都市圈的发展需求,探索创新性的政策和投资战略,提出五大对策建议框架,以促进国家在基础设施、环境、经济发展的投资实现有机整合。同时衍生出相应的专项规划,重点专业领域包括交通基础设施、创造就业机会、保护景观、财政和决策框架、联邦在土地利用中的角色。ypd行之道

事实上,在跨国经济和互联网时代,空间并没有失去意义,相反基于空间衔接的产业集聚发挥着更为重要的作用。在实践中可以识别出来三种主要的模式:第一是创新中心和知识密集型服务中心业已形成;第二是区域创新系统在大都市区浮现出来;第三,通过商业网络和创新网络,城市-区域之间的知识流动更为频繁。ypd行之道

在当前发展阶段之所以具有这样的特征,在于隐性知识在创新发展中具有重要作用,在传递隐性知识上更加需要空间邻近性,因而企业追求一种创新环境——地方化学习,空间集聚使得企业更加具有适应创新发展的条件。ypd行之道

因此,城市群是与特定的经济发展阶段相适应,城市群的交通强调为人的密切交流创造条件。ypd行之道

需要注意的是这种密切交流在城市内部仍然存在空间集聚,这从图6所显示的短期(<6天)来沪人员活动范围中可以清楚地看到。ypd行之道

1526.jpgypd行之道

图6 基于移动通信2012年数据识别的短期来沪(<6天)人员空间活动范围ypd行之道

这种空间关系并非简单依靠交通条件,如果分析虹桥枢纽通过轨道交通在上海市范围的可达性,可以得知具有类似交通区位的地区并非仅限于中央带状地区(参见图7)。ypd行之道

1362.jpgypd行之道

图7 上海市虹桥枢纽通过轨道交通达到不同地区的交通时间ypd行之道

事实上,这与上海市已经形成的沿轨道2号线的服务业集聚带具有密切关系,也就是说这种空间关联关系的形成,是交通与土地协同作用的结果。但是当上海试图在新发展阶段沿黄浦江形成新的现代服务业集聚带时,问题开始产生:这条新的服务业集聚带与长三角城市群是否需要形成快捷的联系?由于历史原因造成的黄浦江沿岸轨道交通服务薄弱,与长三角腹地之间交通的相对不便,是否会影响到产业集聚度?这实际上是一个交通、产业和空间交互作用问题,也是空间组织战略问题。ypd行之道

556.jpgypd行之道

图8 上海市服务业集聚带空间结构设想ypd行之道

可以大胆设想,城市对外密切交流空间借助城市间的快速铁路,将在城市群范围内演化成为一种跨越行政区划,具有紧密关联性的网络型空间,在这个空间内形成与创新型经济紧密相关的新产业集聚【2】。ypd行之道

在图9中显示了上海、南京和杭州之间高铁和动车联系频度,以及通过轨道交通不换乘条件下可达地区要素集聚情况,在这些地区中如何发挥交通的空间整合作用,以及在交通和土地开发共同作用下的空间关系演化,是一个值得高度关注的问题【3】。ypd行之道

1452.jpgypd行之道

(未完待续)ypd行之道

3. 都市圈/市域范围内的交通——居民活动空间整合ypd行之道

4. 从空间组织功能角度思考交通的系统性ypd行之道

5. 结束语——将追求“理想空间关系”作为城市交通追求目标ypd行之道

参考文献ypd行之道

【1】海德俊,从世贸中心枢纽的演变看纽约核心区交通战略ypd行之道

【2】杨东援,关注都会区交通模式的引导ypd行之道

【3】杨东援,高铁、轨道所构成的“新城市”空间ypd行之道

    微信公众号:MobilitySolution

延伸阅读!
    无相关信息